有关我的教师的抒情散文

  老师,是美的耕耘者,美的播种者。是您用美的阳光普照,用美的雨露滋润,我们的心田才绿草如茵,繁花似锦。下面是美文閲读网小编给大家带来的有关我的老师的抒情散文,供大家欣赏。

  有关我的老师的抒情散文:怀念我的老师

  邻家女孩丹丹在南京师大中文系读书,暑假社会实践的一项内容是“访谈校友”,她听说我是南师五、六十年代的校友,便发送一份访谈提纲,邀我谈谈在南师就读的体会和感想。我欣然命笔,写出自己感恩母校和老师的心情。

  怀念诗人、教育家、我们的系主任孙望教授和博学严谨的词学专家唐圭璋教授,怀念古汉语和古代文学专家徐复教授、杨白华教授,还有和蔼可亲的许汝祉教授和亲切幽默的吴调公教授、朱彤教授、葛毅卿教授;我怀念悉心教导我们的所有任课老师,他们当中不少人是大师级的学问家,大都已作古,他们为我国中文专业建设作出的杰出贡献,他们呕心沥血、教书育人的高尚人品和严谨求实的学风教风,刻印在我们南师学子的心里,成千上万的南师校友已将这种精神和人品一代代传承下去。

  记忆最为深刻的是朱彤老师的选修课和葛毅卿老师的课外辅导课。

  朱老师个子不高,脑袋很大,穿著全不讲究,有点随随便便。他是鲁迅研究家和美学家,学生见到他好像总在思考问题,不经意间就能读到他新出版的大著,或在国家大报的学术版上读到他的重量级文章。朱老师讲课从容恣肆,出口成章,笔记很好记。他分析现代文学作品《祝福》、《阿Q正传》、《雷雨》,不囿于当时流行的“政治第一”、“图解作品”式的分析,而从审美的、悲喜剧美学的角度分析小说和戏剧作品。他擅于敏锐地从作品中提出几个关键性问题,在课堂上进行细密的学理分析,发表出独具我见的一家之言。他认为,祥林嫂的悲剧是“旧秩序、旧观念支配下的人被旧秩序吞灭的令人‘窒息’的悲剧”。祥林嫂的性格有反抗的质素,但她以旧秩序严格要求自己,她争取的是旧秩序下做人的资格,而她精神上备受折磨。祥林嫂带着“人死了到底有没有灵魂的?”疑问恐怖地死去,给人以“窒息”之感,她是旧秩序的牺牲者,她的悲剧属于“窒息”的范畴。朱老师谈到“《阿Q正传》的喜剧构思”时,认为“不切实际的幻想和现实的差距构成喜剧的基础,找出这差距,帮助人们认识现实,是它的任务”,如塞万提斯的《唐·吉珂德》,鲁迅的《幸福的家庭》就是。《阿Q正传》的喜剧构思也以幻想和现实的差距为主,现实对于阿Q愈来愈残酷,幻想与现实的差距愈来愈大,从而愈来愈充分地揭示了精神胜利法的危害性,喜剧的调子愈来愈沉重。

上一篇:坚持与保持
下一篇:桥流水不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