描写烩面的抒情散文欣赏

  烩面,中国十大面条之一。是一种荤、素、汤、菜、饭兼而有之的河南传统美食,以味道鲜美,经济实惠,享誉中原,遍及全国。下面是美文网小编给大家带来的描写烩面的抒情散文,供大家欣赏。

  描写烩面的抒情散文欣赏:烩面情

  在深圳多年,很难尝到地道的河南烩面。深圳的大街小巷,面食馆几乎被兰州拉面一统天下了。我曾感叹:何时能够让家乡的美食——河南烩面,也能够和兰州拉面一样,在深圳这个国际大都市随处可见。然而,感叹归感叹,现在问题是想吃一碗河南烩面都很困难。

  一天,和家乡的朋友相约喝酒,酒后说起了家乡的烩面,我长叹一声:“离家多年,多想在深圳吃一碗老家的正宗烩面呀!”朋友慢慢抿一口酒,忽然“噢耶”一声,拍拍脑袋,恍然大悟地说:“对了,华强北有一家,我去过一回,老地道,味道正宗。”我很惊喜,仔细询问了地址。

  我经常去华强北提货,未曾想到这个繁华的商业中心还有家乡的美食,心中窃喜,明天去提货一定要去尝尝我那魂牵梦绕的河南烩面!

  记得小时候,和父母去县城赶集,到了晌午吃饭的时候,他们总带我到一家叫丁记烩面馆的面馆吃烩面。烩面馆门前放着一个油腻腻、黑黢黢的破油桶似的大煤炉,煤炉上面放一个大铁锅,锅里面放满了粗大的,白白的骨头,骨头在微微沸腾的汤中一动一动的;白浓浓的,牛奶似的汤上漂浮着一层油冒冒的肉末。那时候,我多想捞起一根骨头,啃上几口呀!尽管我知道那仅仅是骨头而已。老丁四十来岁,胖胖的,肩膀上搭一条油迹斑斑的花毛巾,腰里围一条黑油油的人造皮革围裙,正在门口的面案边优雅地甩烩面;我们到了屋里,在空闲的条桌旁坐下,老丁的女人一边笑盈盈地打着招呼,一边热情地倒茶。这时我总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外面老丁的两只肥大的手,灵巧地一上一下地抖动着面片;一个鞋底样大小的油腻腻的面片,在老丁的手中,像变魔术一样,轻轻抖动几下,猛地一甩,烩面片霎时如晶莹赐透的玉带,在空中飞舞起来;老丁麻利地把“玉带”在手中一挽,另外一只手迅速地把“玉带”撕开,一把宽窄均匀的面片做好后很快被放到另外一个翻滚的清水锅中。我感到是多么神奇呀!有时,母亲也看呆了,然后问正在忙碌的老丁:“老丁,你的烩面咋和的呀,我回去也做一下尝尝。”老丁一边抖着面片,一边笑呵呵的,狡黠地说:这不能给你说,都学会了,不抢我的饭碗呀!

  母亲总是要两大碗烩面,然后要个小的空碗。然后,父亲、母亲总是抢着给我掇烩面和他们碗里仅有的几片薄薄的肉片;他们吃一半时,总是满面笑容地看着我吃,仿佛我吃得多,他们也就饱了似的。每次我吃个底朝天,连汤也喝个精光。他们又争着给我夹面片;这时候,母亲表现得很强势,用自己的筷子飞快地把父亲的筷子挡在一边,很快给我夹了一根烩面,倒一点汤,我又打着饱嗝把它吃完。每当这时,母亲总是笑呵呵地摸着我圆鼓鼓的小肚子说:“这孩子,是烩面托成的,一吃烩面,就不知道饥饱了。”上世纪八十年代初,中国的农民刚刚解决温饱问题,手里有了几个闲钱,上城赶集,在城里烩面馆里慢悠悠地吃一大碗烩面,再来一个小菜,二两烧酒,真是莫大的享受呀!爱炫耀的二叔,每次在城里吃了饭,喝了点酒,回到村里,打着饱嗝,通红着脸,揉着饱绽的肚皮,吧唧着油乎乎的嘴巴,逢人便说:“哎哟,老丁餐馆的烩面,真他娘的好吃呵!”他故意把“呵”字拖得很长很长。是呀,穷怕了,饿怕了的农民,能在城里吃碗烩面,真比现在去趟五星级酒店吃顿大餐,还更令人回味无穷。小时候,我就与烩面结下了不解之缘。我觉得,那长长的,薄薄绵长的面片,是伟大的父爱;那香浓醇厚的白汤,是情真意浓的母爱!

上一篇:家是什么?
下一篇:有关家乡的抒情散文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