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腹黑皇上的狗头军师》(柔恩)原创小说-第十七章临危受命

第十七章临危受命

第十七章临危受命

此时正是初夏四月,关中一春无雨,气候已经十分炎热。道旁的一排排杨柳树,还未应时茂盛成阴,就被烈日烤得枝枯叶落,光秃秃孤零零地立在旷野裏。

近千名兵马经过千里转战,早已疲惫不堪。轩辕胤命令队伍在城外扎营,筹粮休整,準备大战。

此时他反常态,好像变成一个慢性子的人,面临大敌,一点也不着急。歇了一整天,第二天他才把将领们请来。

张晓凡脸上盈满着痛苦神色,无奈的揉着屁股「真是粗鲁的人啊!」

稍早轩辕胤派人到她的帐房中请她过去一趟。「不知道又要找我的什幺麻烦?」

张晓凡不满的一拐一拐的走出帐房,虽然已隔了一天,但现在每走一步路都还让她痛得热泪盈眶。

轩辕胤那奸贼这次太过份了,每回只要她稍微出一些差错,连申诉的机会都没有给她,就直接判了她的罪,对她吹鬍子瞪眼睛的,先前几次的惩罚也就算了,她摸摸鼻子自认倒楣。可昨天,她竟然单手就劈哩啪拉的打她一顿,还差点打裂了她的屁股。

他以为接个吻就能抚平她身心所遭受的巨大创痛?哼!偏就不让他称心如意。

呿,痛死人了,他知不知道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「报告!」一进帐房入口,就见轩辕胤,林将军、林辰慰,还有几位看来是将领模样的几名士官,围着议事桌上讨论,桌上有一迭军情数据。

看着轩辕胤的脸,张晓凡不禁想起他的吻,心口卜通、卜通的猛烈跳着,东张西望了几眼,她搔了搔脑后勺,她快要精神崩溃了。

「妳还站在那裏做什幺,还不快点过来。」轩辕胤不满地说道。

「可是……」她觉得还是保持点距离,以策安全。

「妳要我过去将你扛过来?」轩辕胤感到不耐。

扛?!

算她怕了,有些心不甘情不愿,一拐一拐地缓步踱近。

「走快一点,是有鬼在拖住妳的脚是不……喂,小心一点。」忽地,轩辕胤扯开喉咙喊着。

但,来不及了,张晓凡脚下颠仆,一屁股跌坐在地上。

喝……「好痛!」她哀叫出声。

「呆子!妳是没长眼睛哪?」轩辕胤急呼呼的沖过去,一双大手立即将她自地上捞起来,「这幺平坦的地面妳也会跌倒,真搞不懂妳那颗蠢脑子在想什幺!」

张晓凡十分委屈,「是皇上您催得急。」还怪她?

「妳是在责怪朕是吗?」轩辕胤气闷于心,但见她在倏然间白了脸,咬着牙便忍下来,小心翼翼地将怀中的她放在椅子上坐定。

「皇上,」林将军交给轩辕胤一迭资料,「皇上,我们派出去的侦察兵回报。」

轩辕胤打开资料,他想知道当前敌我双方的态势如何。

「敌军这次的部队很奇怪,以前的情报上没有,从装备上看是全新的军团。敌军释放烟雾,不清楚他们来了多少人,他们摆出了进攻阵形,但还没有完成部署。」

林将军望着地图,俯身伸手介绍到:「这是阳麓,离新平约五百里,已被牟真约军包围。阳麓关乃关中重镇,阳麓若失,三辅地区无险可守,京城就可能落入牟真约军手中。」

「阳麓关首将是谁?」轩辕胤拧着双眉问道。

林将军告诉他,首将乃阳麓太守朱淮,他已经坚守近一个月。牟真约大军日夜攻打,秦川势微,告急文书如雪片一般飞来,皇上若不发兵结危,朱淮恐怕坚持不了几天了。

「知道了。」轩辕胤翻看着手裏的资料,「阳麓关乃关中大郡,城固量足,朱淮又是一员良将,想必还能再守一些日子。」轩辕胤说道。

林将军,林辰蔚等人听了,心裏发慌。朱淮军能抵抗牟真约大军的攻打?如何能解秦川围?

「藩王的军团在不在?」轩辕胤问道。

「还没有藩王军团的报告!」林将军回道。

「再派出侦察兵,把你手裏全部的侦察兵都派出去,从各个方向出击,接敌面以进攻侦察。一定要查明这藩王军团的位置!」轩辕胤似乎抓到什幺线索,语气加重了一些。

坐在轩辕胤旁边的张晓凡不解,「皇上,这藩王军团的位置有什幺特殊意义?」

轩辕胤笑而不答沈吟片刻后,忽然又奇怪地发问:「你们说,牟真约军浩大,对他们是有利呢?还是对他们不利?」

林辰蔚等将领,望着轩辕胤那张俊俏的脸大感意外。龙淩大军入侵关中,战场辽阔,战线拉长,当然是人马越多,越便于攻城夺地,皇上为何会提出一个如此简单的问题,让他们回答呢?

张晓凡看他们几人都不作声便自个儿回道:「敌军人马多,就吃得多,用得多,拖累也多。他们占的地方多,就会兵力分散,战线拉长,粮草供应不能持久。这些恐怕都是他们的不利之处。」

「皇上是不是想集中兵力,各个击破?」

「皇上,龙淩军兵多,我军兵少,敌强我弱,避实就虚,各个击破,这是最好的方略!」林辰蔚也认为唯有如此对付敌军,才能以少胜多。

轩辕胤眉头拧得更紧,轻轻摇头,表示否决。

林将军一向稳重,且善谋略。思路未通,方法不成熟,从不轻易开口。他见轩辕胤已经找出敌军的弱点,却又否决林辰蔚、张晓凡的对敌方略,就越发觉得这皇上不简单~~~~~没有找到克敌制胜的最佳办法,没有看到胜利的绝对把握,他是不肯轻易用兵的………

林将军正想的出神,轩辕胤突然开口说道:「喔,对了。我倒是忘了,张晓凡妳是我军的军师,妳觉得我军能做到什幺程度?攻得破敌军阵形吗?打得进敌军营盘吗?」轩辕胤对着张晓凡问道。

「这个……我们的军队当然可以做得到,轩辕军无敌。」张晓凡觉得事情不妙了,因为她这个军师的大帽子明明就是他硬扣上的。以这死奸人皇上的头脑,他当然不会忘记这点,但他现在故意选择的失忆,事情真的有些奇怪。

「有信心?」

「当然有信心!」张晓凡心裏在【卜通卜通】的狂跳,但她此时绝不能提供其他答案。

果不其然,轩辕胤的目光向她看过去,嘴角先滑过一丝诡异的笑容,然后一字一句的说:「妳有信心是吧?好,那这段进攻就由妳来指挥。」

这句轻描淡写的话,把身边的将领们连带张晓凡本人吓得一起打了个冷颤。

皇上这到底是怎幺了?如此重要的一次战斗,居然让一个半大不小的假小伙子来指挥,这也太儿戏了吧?这可关係国家存亡啊!

张晓凡本人更是心中五味百陈,既欢喜、又羞愧慌张,就差找个地缝钻进去了。

「当然,妳可以取个响亮的名号,打响咱们轩辕军的威名。」轩辕胤慷慨地对着张晓凡说道。

「绰号?我不记得自己有什幺绰号。」张晓凡苦恼的抓抓自己的头:「不过我父亲常常骂我是猪………」

「如果你想用这个当名号,朕发誓现在就杀了妳!」轩辕胤闻言气得黑着脸扬起拳头威吓。

「我,不用就不用…………」看他的样子、听他的口气,就知道他绝对是言出必行,张晓凡聪明的闭嘴。

「朕累了,所以要休息一会,在朕醒来之前,战斗指挥权由张晓凡军师行使,给朕好好打,打好了晚上加菜,」轩辕胤说完,横了一眼周围那些想要说话的将领们,「任何人不得有异议!」

要上战场了,要上战场了………战场啊!当这个从小就被自己认为是神圣的地域、曾经在脑海中被无数次憧憬的地方就快展现在自己眼前时,张晓凡却忧郁了。

战场,它到底是什幺样子?是自己功成名就之地,或者是自己凄凉埋骨之处?想到这裏,张晓凡心裏止不住的忐忑不安,这几天的军旅生涯,让她知道军队生活跟自己想像中的大相径庭,战场,自然也不例外。

「皇上………」张晓凡处在众将领锋利而又愤怒的眼神焦点中,急得都快哭了,只好跑去哀求轩辕胤,「皇上………我……这等大事我可做不来……」

「关朕什幺事,」铁石心肠的轩辕胤一裹披风,就在侍卫铺下的油布上躺下,还满足的伸了一个懒腰,「吃饱喝足之后,就是应该静卧啊……妳指挥到朕睡醒为止。

张晓凡还想再求轩辕胤,哪怕是拼着挨上两脚、屁股被打一顿也得推回这个差事,但前军已经行进到攻击位置,讨令的传令官已经在指挥部的小丘陵下站了一排,实在不能再等下去了。

林将军给其他将领打个眼色,走到张晓凡面前。

「部队攻击在即,还请军师立即下令,」对张晓凡说完这句话,林将军把头凑过去,「皇上这样安排必然有道理,军师只管下令就是,我们参谋部自然会酌情处理。」

「既然这样………那我就试一试吧!」张晓凡看了看闭上双眼的轩辕胤,又去看看等待的前军,终于把心一横,脚一跺,拼命回忆着以前看过的电玩战略攻略本,从牙缝裏挤出一句命令来,「把地图拿来。」

张晓凡回身伏案再看地图,目光从阳麓关外移向新平关中。

关外早已被敌军佔领,依地图显示这是一个险绝之地,有许多地方,一夫当关万夫莫开。牟真约军队正是凭藉关外之险,进可攻,退可守。

忽然她的眼睛在关内的班塞停住了。这已出了新平关中,却是敌兵进出新平的咽喉之地,她不禁眼睛一亮!

如果她把大军直插关内的班塞,断了牟真约军队运粮之道和退兵之道,牟真约军队断了粮草,退路忽然被阻,牟真约军队在阳麓关外肯定待不住了。他一定要分兵来争班塞,这样阳麓关外各处战场上的棋就都活了起来,局势将变成敌逃我追!

这一奇想一闪出,张晓凡立即喜得眉飞色舞,紧锁的双眉立即舒展。

林辰蔚和其他将领听了她的大胆设想,大感意外。他们望着地图上的『班塞』二字,既佩服又担心。

「这不是冒险!」张晓凡见他们缄口不言,顾虑重重,就用肯定的语气强调。

「军师,出奇兵占了班塞,敌军要是不退,反而直扑秦川关内怎幺办?」林辰蔚带头疑问。

「这不可能,三辅地区有朱淮的大军挡着,牟真约军队不退,就会困死在关中!」张晓凡胸有成竹,早就想到这一着了。

「假如牟真约早有防备,已先派兵守在班塞,军师佔领不成,反被敌军包围,岂不是肉包子打狗………」一名将领也担心地问。他以为军师能想到这一着,牟真约也能想到。

「眼下牟真约的注意力还在秦川,咱们出其不意,就能强佔班塞。」

张晓凡还是不动摇,他认为牟真约能想到她这一着,也只有等她开始行动之后了。到那时,冤家路窄,就看谁的手脚快了。

林将军却只用眼睛紧紧盯着地图上的班塞和附近的列柳城,苦苦思索,一言不发。

「林将军,你说此计可不可行?」张晓凡忽然对他大声发问。

林将军赶紧抬头,定定地望着张晓凡许久,才迟疑道:「此计可行,却是一步险棋。」

张晓凡却哈哈大笑,完全忘了先前的害怕,朗声道:「这叫四两拨千金!一旦班塞得手,牟真约纵有千万大军,也不得不狼狈退出阳麓关!」

林将军、林辰蔚及众将领们听了,还是半信半疑。张晓凡却不犹豫,当既下令,全部人马直扑班塞。又令林将军一过天水,就分兵西去,率本部人马杀向列柳城,务必与班塞同时夺得此城,以成犄角之势。

众军旗号鲜明,铠甲整齐,精神饱满。一声令下,亢奋挺进。

上一篇:《腹黑皇上的狗头军师》(柔恩)原创小说-第十八章一战成名
下一篇:《腹黑皇上的狗头军师》(柔恩)原创小说-第十六章屁股挨了打